真人秀動物火過明星 “神犬小七”形成產業鏈


來源:

  明星片酬高居不下,“一劇兩星”時代 ,電視劇制作人不再敢輕易砸重金用大腕兒了。沒想到,兩部把鏡頭視角轉向動物的電視劇帶來了意外驚喜,剛剛在湖南衛視收官的《神犬小七》自開播來始終保持著3%的收視率領跑暑期黃金檔,不僅如此,以劇中“狗”主角小七的形象開發的一系列IP衍生品也形成了全產業鏈格局。

  另一部正在北京衛視熱播的抗戰劇《左手劈刀》以馬上騎兵為主角,劇中200多匹馬參與的500多場馬戲吸引了觀眾,收視率也在直線走高。動物們毫不做作的真實反應直擊人心,成為熒屏重磅催淚彈,給觀眾和電視劇主創們都帶來了驚喜。

  三條“小七”訓練半年

  今年夏天,一只名叫小七的神犬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電視劇《神犬小七》站在動物的角度,用鏡頭捕捉記錄動物們的喜怒哀樂,圍繞著神犬小七發生的故事笑中帶淚,以寵物醫院為背景發生的一系列或生離死別或溫暖治愈的故事向觀眾展現了一個神奇的萌寵世界。劇中,通人性、有靈性、重感情的小七面對母親離去的無助哀慟、與好朋友霹靂訣別的深切悲哀、指南針衰亡時刻的默默守護以及跋山涉水千里尋主等行為都賺足了觀眾的眼淚。

  孩子和動物是業內公認最難拍的,制片人何靜卻把動物題材定為團隊創作的核心方向,她說:“《神犬奇兵》和《神犬小七》拍完之后我發現和動物合作沒那么難,包括和孩子合作,我覺得應該去朝著這個方向努力一把。”在《神犬小七》尚未收官時,何靜已經宣布將拍攝續集。現在,“小七”被不少觀眾稱贊為“實力演技派”,它不僅通人性,還會和小朋友一起“捉賊”,各種活靈活現的賣萌表現讓人忍俊不禁。實際上,這條神犬是由三條拉布拉多犬合力演繹的,而拍攝動物戲最難的部分在于訓練與溝通。三條“小七”選定后,要經過半年近百種訓練,甚至連聲音、反應都要學習,比如:哼哼、嗚嗚(生氣)、數數兒、嚎叫等。還有更高級的訓練,比如聽音彈鋼琴、打臺球、與人共舞、玩滑板、開車等。

  學會所有技能后,小七們要再與演員做替代訓練,不然會有陌生感。溝通磨合半個月后,演員可以指揮它們敬禮、握手,這樣才能正式上崗。拍攝時,演員每天可以工作八小時以上,但小七們每天的平均興奮度只有三四個小時,需要輪流表演才能完成。拍攝現場,他們可以說是兢兢業業,每天早上6點半準時起床“做造型”,7點開始工作,在訓練員的指揮下,開門、叼手機、握手、撒嬌等動作都熟練完成。有時,小七們也會發脾氣、煩躁、不聽指揮,劇組得準備各種營養豐富的零食討好它們,制片人何靜笑言,“劇組演員每人每天四頓飯的餐費標準是35元,狗狗們的伙食標準是150元。”不過,何靜認為,付出的耐心與愛心得到了狗狗們的加倍回饋,它們給制作團隊帶來更多的驚喜,“劇本中‘意到筆未到’的部分在現場小七都給到了,導演經常在現場給我發過來視頻說:‘今天小七又送給我們一場戲’。”

  拍馬戲感受九死一生

  比起拍狗戲的溫馨樂趣,拍馬戲則全然是另一番光景。《左手劈刀》中身兼導演、男主角的連奕名感受到的是時時處處緊張驚心。現在,這部劇在眾多抗戰劇中脫穎而出,200匹馬演員功不可沒,包括連奕名也將自己養的馬帶到劇中,當觀眾看到那些馬與人親密交流的感人畫面,穿越硝煙的馬戰場面,很難想象演員拍攝過程中曾經歷怎樣的九死一生。

  作為少有的以騎兵為主角的抗戰劇,《左手劈刀》有著500多場馬戲,并且不僅僅是“策馬揚鞭”的馬戲那么簡單。演員很多戲份中都要帶著高頭大馬鉆陣地、跑炸點,在硝煙彌漫的炮火中穿行。在劇組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場景,遇到跑炸點的戲份,第一條拍的時候人和馬還能順利跑過,第二條再拍馬就鬧起了脾氣,說什么都不肯跑。選擇拍攝馬戲,連奕名告訴記者,他的創作激情也來源于對騎兵的尊重和對馬的喜愛,在劇中他把馬拍得很通人性,是想表達人和動物之間的感情。然而,擅長抗戰題材的連奕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自己就六七次從馬上摔下來,有一次危險極了。他回憶說:“那匹馬受驚后,我的腳還掛在馬鐙上,這是拍馬戲最危險的一種狀況了,萬一馬受驚繼續往前跑,人被掛在那兒基本九死一生,幸虧當時那匹馬被嚇得有點蒙,沒跑起來,否則今天估計你們也看不到我了。”

  拍攝之初,連奕名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準備,劇中他飾演的龍飛騎的旋風就是他本人養了多年的馬。他覺得這樣更好駕馭,因為馬戲太危險了,“如果你跟馬沒有感情,不了解馬的性格的話,拍攝起來會很有難度。”即便是自己的馬,他仍要花大量時間跟馬交流,教它一遍遍地配合拍攝,與人互動,拍起來費時費力,最后還要靠鏡頭剪接才能完成。也是在拍攝中,連奕名重新認識了馬,很多觀眾覺得這部劇把馬拍神了,拍得太聰明了,作為導演連奕名解釋說,“其實馬可比人想象得要聰明。我們走戲時讓馬跑,它就是不動,后來發現喊‘開機’它就跑,而且一出鏡頭就停下來了,人家不白費力。”

  本報記者 金力維 J187

[責任編輯:]

48小時點擊排行

彩客网足球胜平负